出差,成了最頻繁的旅行。

 _MG_2927.jpg

在唱片時代,有如遊唱詩人般,邊工作邊玩得很開心。

在出版時代,記憶中假日都是搭機日,常一人飛往很多陌生城市,從空中瞰看山河成了舒壓的最美記憶。

在外商公司時代,出差像戰鬥,密密麻麻行程成了最大的夢靨。

這兩年則反而多搭高鐵南北奔波。

搭一早趕搭最早車班南下,在台中、台南或高雄等待同一時段的夕陽,然後靜靜駛進夜幕低垂的繁華台北城。

 _MG_2920.jpg

但,把出差當旅行,沿途盡是美景。

 

尤其很喜歡冷冷台北天,下南部。暖烘烘的太陽偶爾吹起一絲涼風。

一個人坐在高鐵上,秋分時日的稻田,或許台灣天氣太熱,還不到黃澄澄的秋收時刻,但還是很美。

偶爾穿過隧道,不長。

隧道.bmp 

但今天卻想起從東京搭乘上越新幹線到越後湯澤、新潟的沿途片段。 

還有在新潟外海的佐渡島,坐在巴士上,近距離地看見海、看到整片黃澄釉綠稻田,及用雙手收割拾穗的農婦們。

驚訝地說不出話來。拿起相機,連巴士司機也配合相機,停下車來讓我拍下這動人一幕。

_MG_2860.jpg _MG_3107.jpg

拾穗.bmp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愛莉西亞aLiC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